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!

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!

忘记密码?赶快l输入Email,系统将发送邮件到此地址帮您找回密码。

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立即登录!

普通钞之联想(文刊《文泉币钞》总第8期 柏文)


一、概述

民国十七年十月五日,国民政府公布中央银行条例,条文第一条第一项及第十三条规定:特设发行局发行兑换券,以国币兑换之。十一月一日中央银行开业、总行上海。发行美国钞票公司承印,十七年版上海地名券面值一、五、十、五十、一百元五等兑换券。并分发六位零号,双面印五等券样本册;券背由发行局正副局长李觉、席德懋黑色英文签署。各券号前以S(上海)为第一冠字;五、十、五十、一百元券分以面值之罗马数字V.X.1.C.为第二冠字(一元券之一为工,故未采用;后曾以A至Z为第二冠字,由于所见至少不能得其规律,暂略)。号之后辍、首无、后为一个字母自A至Z,再用二个字母自AA至AZ、BA……。发行伊始,出现五元伪券,即回收并停发(后在李骏耀任发行局长时,又在上海提发一部份);致印十九年版五元新券,以续发用。

当时上海及邻近各省行庄向中央银行领用兑换券,原亦照中国银行之办法,概发五元、十元券为之,奈五元券停发,故改发一元券以辅之,而十元券仍占极大多数。至林天吉继杨晓波任发行局副局长,曾分发单面印,十七年版十元、五十元、一百元券(样本两字大)及十七年版一元券、十九年版五元券(样本字小)一批,时当在民国二十年间。上述十七、十九年版各券,于法币政策施行,概发二十五年及二十六年版各新券后停止续发。但英国承印各券,由于印刷厂被炸毁,不能供足需要,为应急再委美国钞票公司利用十七年版印制,并求快速故简化之?由原双面印号码改为只印正面一面外,发行局两局长之签署,亦不再黑色套印,改成同版本色一次即就。时在三十年前后,田福珊(亦民)副局长任期,至太平洋战争爆发而止,国币(法币)券之供应,亦自行印制矣。

二、十七年版十元兑换券

中央银行十七年版十元券,流通时长,发行额高。初由李觉、席德懋,继由杨晓波、林天吉、黄秀峰、田福琏副签署。而黄签之字体,先大后改略小,均黑色套印。黄任期似发行数高,仅次于田之任期。黄签(字体大)之十元券,所见其后辍自单-E至CA;又有字体小之CF、CJ等,当时或因发行地区性有关,田之黑色签署券,其后辍间有CG、CT等,即发行时有间差。十元券后辍第二字母自E起,属单面号及本色签署名,所见RK或是末尾矣(图l、图2)。

美国纽约一钞商,存此十七年版十元券一宗供售,每百张十余美元,曾往翻看,均单面号多,承告加有暗记者均被同业捷足者得去云云,时实存数并不太多,不久,售品目录中亦不列,惜国人集钞尚不如美国人集美钞之人丁兴旺,至今易得,其经济价值因低,而含义深远。

三、联想——非非之想

四十年前,离祖国赴欧,临行去辞别《纸币概论)著者前辈蒋清老,还匆促地再次饱览其纸币集册。曾特示普通一钞之十元券(号一),引为“罕”品。并以该券照片相赠存念(时未请题签,深憾至今)。当持而观赏此珍,发现二黑色签处,都有轻微刮痕,时正兴高情浓之际,未敢实吐真言。十年前,传来蒋老集藏数千纸币,捐归上海人行矣。。今检出此照片,对照拙藏实物,重温钞情。又联想到台北党宇平先生,生前所获珍品十五年版通用大洋一百元券,亦黄秀峰小型签字,更想到十元券后辍自CF(或前)黄之所签字体由大改小之分,或当此阶段,内行中之好事者偶而为之。再检出后辍QD及QE两张,认为蒋老引为罕品之QD753537十元券,乃非正式加印之券。附图请参阅,所憾三券均单面号,证明力不足,非看到实物,才有充分之力。但绝非自愚愚人而作,希亮察为是。成此拙文,怀念蒋老之盛情,兼供党老百元券之参证用。至于十七年版五十元、一百元券于二十九年加盖“重庆”,以防敌伪套汇套取物资。近年来,也有另一种”重庆老宋体字之出现,背之SHANGHAI一字亦未除盖。此举为当时套用,抑后人供集钞者而专为?所见实物少,不敢妄者,但实存疑!

  


图1:十七年版中央银行10元券(李、黄黑色印签非正式加印者)


图2:十七年版中央银行10元券(在QD753737号之前者均李、田本色签名)